fbpx

社工用LEGO創業搞培訓 年生意額達七位數

社會不斷變化,企業亦要適時轉身,切合時代需要,但要如何令企業上下面向相同目標進發成為疑問。80後社工多年前創業,專門搞各式培訓,後來無意中認識LEGO SERIOUS PLAY,並將之引入香港作為培訓工具之一,結果大受歡迎,帶動生意大幅增長。

用LEGO作為培訓工具

碼化對世界各個層面帶來極大衝擊,不少企業近年需要面對轉型,從舊有模式過渡至全新的環境。在這樣情況之下,企業上下的共同目標是甚麼?如何向目標進發?這些問題成為企業首要處理的課題。一般而言,企業大多召會開不同部門的會議,大家坐下來詳細傾談,期間或會用畫圖、寫紙仔來闡釋概念,但卻往往流於模糊,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,能否落實執行成為疑問。

事實上,原來大家耳熟能詳的積木玩具LEGO,也可以用來做這方面的培訓,讓不同部門達致相同目標,渡過不同的難關。

Sense Training House創辦人余修賢(Kenneth)說:「LEGO SERIOUS PLAY是一套用作培訓的工具或語言,參與者透過不同的組件,形象化地呈現企業內部情況,最終找出正確的方向。」Kenneth與另一名創辦人黃仲頤(Johnny)於2015年在倫敦參加了LEGO SERIOUS PLAY的基本課程,其後將之引入香港,並成為提供相關培訓的市場領導者。

上世紀90年代中期,受到電子遊戲的衝擊,LEGO業績陷入低潮,有員工想出以自身產品激發創意,因而發展出LEGO SERIOUS PLAY這套方法,結果成功扭轉業務困境,並且跳出框框,作出多方面的新嘗試。「LEGO SERIOUS PLAY是開放式資源,相關導師提供基本及高級課程,學習了這套方法,便可以以之設計培訓課程;而LEGO SERIOUS PLAY於世界各地舉行會議,讓不同地方的人交流經驗,我們盡量抽時間參加。」兩人以為讀完基本及高級課程後,便可以照辦煮碗,在朋友介紹之下,以友情價為一間大型銀行做培訓,但效果相當不理想,情況非常尷尬。

一般收費逾五位數

「提起LEGO,大家都會覺得好玩、有趣,但用來做培訓,卻變得認真,過程與參加者的期望出現落差,加上我們在課堂上學到的是西方內容,不能夠貼合本地文化。」

LEGO SERIOUS PLAY只是一套工具或語言,需要配合本地化的內容,才能夠做到理想的效果,於是他們構思貼地的內容,並且邀請朋友試玩,收集意見再作改善,然後才再次推出市場。LEGO除了積木,還有不同組件,這些組件可以形象化地表達抽象的概念或關係,例如黃色積木代表財富、喜悅;透明積木代表智慧、熱情;鎖鍊代表牢不可破的關係;彈弓代表彈性的關係等。LEGO SERIOUS PLAY可以應用於企業與個人層面,前者涵蓋團隊建立(team development)、轉變管理、會議簡化、領袖訓練及壓力管理;後者包括生涯規劃、個人成長。

「收費一般達五位數字以上,在團隊建立(team building)的範疇並不便宜;若從顧問(consulting)角度而言則並不算昂貴。」兩人坦言,收費因應不同因素而有不同,例如企業規模、問題複雜性,難以一概而論,公司甚至曾以較低的費用為社福機構進行相關培訓。除了兩人以外,Sense Training House聘用大量兼職導師,其中六人已取得LEGO SERIOUS PLAY認證,可以進行相關培訓。Johnny說:「因應導師的個人背景,培訓將有不同風格,我較多為學校及社福機構做,而Kenneth則較多機會替企業服務。」

首次創業蝕20萬元

Kenneth本是社工,但一次經歷令他走上創業之路。當年他服務的青年機構取得資助搞音樂劇,由邊緣青年演出,結果非常成功,並且獲得傳媒大篇幅報道;事隔不夠一個月,兩名有份演出的少女向Kenneth要求中心借出場地,以便練習後回校表演。Kenneth說:「這是社工最想要的童話,但機構指引借出場地,需要收取每小時逾200元的費用,邊緣少女何來有錢?最終唯有送走她們,結果還是幫不到她們,我氣在心頭,一星期後就辭工不幹。」Kenneth最初打算在商會找贊助商,支援邊緣青年,但卻有企業看中他經營社交媒體的經驗,因為他是首批以社交媒體聯繫年青人的社工,故聘請他做網上推廣。

一年多後,有朋友邀請Kenneth一起創業,替其他公司管理社交媒體賬號,以及研發手機應用程式;但因朋友對業務並不著緊,要由Kenneth一腳踢處理大小事務,結果半年後結業,蝕了近20萬元,之前努力工作得來的儲蓄全部泡湯。「最初半年真的窮到燶,我每日只可用5.5元,當時樓下麵包店還有5.5元的腸仔包出售,我將之分為三份應付一日三餐,有時浸水,有時浸公仔麵湯汁吃;或者煮一個公仔麵,讓其發脹,然後分兩餐吃。」

有次Kenneth參加營養課程,得知原來指甲有白點代表營養不良,他舉手一看,發覺自己十隻手指都有白點,唯在將雙手放在腋下,怕被人發現。2011年,Kenneth在商會遇上兩名朋友,其中一人做廠,另一人從事貿易,連同他的網上推廣經驗,想到做電商生意,替人開設淘寶及天貓商店。最初是開店,其後業務一路拓展,涵蓋店面設計、拍照、客服及物流等一站式服務。半年後,電商生意穩步向上,Kenneth才開始脫貧,不再需要天天捱麵包。

參考來源: ED經濟一週

你可能會喜歡